毛泽东为什么会处死秋收起义领导人

红潮导语:宛希先一看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赶紧掏枪。副团长徐恕等人听到陈浩一声令下,一拥而上,缴了、宛希先的枪,将他们捆绑起来。部队一阵骚动,但在陈浩的强令下,继续向酃县方向开进。

秋收起义失利后,毛泽东率部队向罗霄山脉中段退却。途中,部队在三湾休整了几天。经过几次失败,这时,部队只剩下700多人,为了便于作战,毛泽东召开前委会,决定对部队进行改编。毛泽东建议将整个部队改编为一个团,下设7个连队。

整编后原一营营长、黄埔一期毕业的陈浩担任了团长,徐恕为副团长,韩昌剑为参谋长,黄子吉为一营营长。但谁也没想到,仅仅几个月后,这4个人同时被毛泽东处死。

战略上的分歧,余洒度出走,导致毛泽东与几个军事骨干的矛盾不断激化

在三湾改编中,深思熟虑的毛泽东着手在部队内建立党组织和士兵委员会,并提出“不愿意干的可以走,发给路费,但枪不能带走”的规定。经过一系列的工作,部队精悍多了,继续向井冈山开进。

但毛泽东从秋收起义以来与师长余洒度等军事干部的矛盾并没有解决,反而不断激化,部队宿营古城的时候,毛泽东召开扩大的前委会,针对秋收起义的方针、各团的作战失利经过、以及军官平等问题(当时军官吃小灶)总结教训,提出批评。余洒度错误地认为,这是毛泽东在揭自己的伤疤。会议开始不久,他重重咳嗽一声,没打招呼,愤然退场。毛泽东看在眼里,没有理睬,照样开会。古城会议开了两天半,除了军队自身建设问题外,还着重讨论了对待井冈山地区、两支农民武装问题。最后,大多数人同意了毛泽东的看法,即团结改造他们,否决了消灭农民武装的偏激意见。

就在余洒度罢会的时候,接到了湖南省委书记彭公达写给毛泽东和余洒度的一封便信。信中说,已取消进攻长沙,马也尔(苏联驻长沙领事)大光其火,中央也要追究(放弃进攻长沙的)责任,望毛泽东速去汇报,指令部队暂住湘赣边待命。

散会后,毛泽东去找余洒度,余洒度把彭公达的信交给了毛泽东,他内心指望毛泽东离开部队去汇报,自己好掌握部队。没想到毛泽东看过信后,淡淡地说:马同志大光其火,中央也要追究放弃攻打长沙的责任,我早已做好了准备。

余洒度惊讶地问:“你不回长沙去汇报?”

毛泽东说:“我不离开部队。不过,我会派人去把这里的情况向省委作出详细报告。”

余洒度说:“部队在这里待命是中央和共产国际的意思,这我们总要执行吧!”

毛泽东说:“部队下一步的行动,前委已经开会研究过了,我也正与茅坪的袁文才联系。我们就在这一带团结农民武装,壮大自己。”他用手指指远处的崇山峻岭。

余洒度气得脸涨红:“我们怎么能跟他们搞到一起?”

毛泽东因为刚刚开过会,他的想法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因此格外轻松。他说:“三山五岳的土匪多着哩,哪个朝代能消灭掉?我们就是要团结他们,改造他们,把三山五岳的队伍联合成一个大队伍,统治阶级就拿我们没有办法了。”

余洒度火了,他直呼毛泽东的姓名:“毛泽东同志,中央和共产国际的精神非常清楚,你如果不执行,是要承担后果的。”

毛泽东格外冷静:“承担么子后果?坐班房、撤职、杀头!不会吧,我们总是要一起革命的。”

余洒度气得一跺脚走了,去找他的那些黄埔军校同学。

在团部里,他见到了团长陈浩、副团长徐恕、参谋长韩昌剑等人。团长陈浩看他气呼呼的样子,劝他:“师长,又跟老毛吵架了?别生气了,他是中央的特派员,我们不听他的怎么办!”

副团长徐恕无奈地说:“这两天陈团长一直在谋划打新城,反而遭到毛泽东的批评,毛泽东一心要上山当山大王了。开会,还有很多人支持他,我们是没有办法了。”

参谋长韩昌剑也是二十出头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他说:“要当土匪我何必不远千里来井冈山。我们家乡附近的山上,有好几个土匪寨子。我们投奔黄埔军校、参加铁军是要革命的,不是当土匪的。”

余洒度说:“老毛独断专行,中央的指示他不听,共产国际的指示他也不听。我们不能让老毛把这支队伍毁掉,我们要和他斗争。”

毛泽东与袁文才见面非常成功,工农革命军很快进驻了袁文才占据的茅坪,安置了伤病员,有了立脚之地。经过简单休整,部队开进宁冈县城。毛泽东决定向酃县出击。战士们听说要打酃县,士气大振,连情绪低落的余洒度也来了情绪。可是,就在队伍开进酃县县境后,忽然接到袁文才送来的急信,内容是工农革命军已经引起湘南敌人的注意。茶陵的敌军正循迹追来。

毛泽东立即召开前委会议,他把袁文才的信给大家看过后,说:“我们本来计划消灭酃县的挨户团,可现在茶陵的敌人到了我们背后,我们就要腹背受敌,诸位看怎么办?”

参谋长韩昌剑说:“我们突然袭击,消灭酃县的敌人,这样就主动了。”

一营营长黄子吉说:“我们一营打酃县,三营打身后之敌,完全可以取得这次战斗的胜利。”

余洒度说:“我们立即提前攻城,攻其不备,然后再杀个回马枪。”

毛泽东说:“我们的意图酃县敌人已经得知,已经谈不上攻其不备。我看当打则打,当撤则撤,我建议放弃这次战斗计划。”

这样一来,毛泽东又和黄埔军校的几位军官发生了矛盾。最终毛泽东做出决断,放弃了作战计划。次日,工农革命军改变行军方向,傍晚宿营到井冈山西南脚下一个叫水口的小村子。

晚点名时,余洒度没有到,他已不辞而别。据说在走前,他与团长陈浩、副团长徐恕、参谋长韩昌剑有过一席谈话。可惜内容已经无法知晓了。他的出走,在几个上层军官中产生了极大影响,他们认为是毛泽东逼走了余洒度。

大敌当前,陈浩等人却阴谋将队伍拉出井冈山

闻知余洒度出走,毛泽东并没有惊慌,大敌当前,他镇定自若,制定了趁敌人老巢空虚,奇袭茶陵县城的作战方案。他命令团长陈浩、一营营长黄子吉、一营党代表宛希先带领两个连,作为右路,连夜行军百里去袭击茶陵县城。攻克茶陵县城后,在茶陵、安仁一带农村打土豪、做群众工作。自己则带领其他人马作为左路,待敌军罗定部退军后,沿井冈山南麓向遂川方向游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